一团白

在这里 记忆中白安的夏里

天真有邪(2)

_维心主义:

【手头写掉再说吧】


【商人重利轻别离】


第二章



敖子逸最近迷上了打赌。


比如今天包子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上班路上会遇上几个红灯,或者点完单哪一个菜会最先被端上来。


猜准了就小小的满足一下,猜错就不算再来一轮。无限翻盘,只记录自己的成功。


他格外相信命运了,可更迷恋获胜。


领完奖他就可以走,尽管典礼还没有结束。包子抱着他的羽绒服小声催着,说哥您不是饿吗咱们走吧。


敖子逸的屁股像钉在了座位上,犹豫半秒才堪堪起立,对着旁边的丁程鑫挥手,低头掩面从过道出去,不显半分留恋。


背后依旧金碧辉煌,一中国的颜值巅峰欢聚一堂,将非凡热闹演绎至夜色阑珊。



敖子逸将绑得有点紧的领带松松,靠在车窗上眺望对面的车子,他心想,要是对面车子里只有两个人他就问包子一个问题。


车慢慢移过去,在红灯路口并排停住。敖子逸略微张望一眼,呀,一男一女,并蒂双飞。


他清了清嗓子,状似无意地开口:


“包子来,认真说说,你哥今天帅不帅?”


有没有帅到看起来像一个超级无敌成熟的大人了?


包子坐在副驾,刚刚给他订好餐厅,在纠结红糖糍粑要不要点。


他听见敖子逸问话便转过头来,无比真诚 :“贼拉帅,而且稳。还记得您第一次领奖的时候………”


“行了你可闭嘴吧——”


敖子逸还是习惯性地蹬了一脚副驾驶,接着瘫在后座上砸吧嘴。



第一次领奖,Lynn回来劈头盖脸把他骂了一顿,说他整个人在台上笑得嘴都是歪的,而且忘了感谢自己的经纪人。


这让后来站在领奖台上的敖子逸时刻谨记Lynn四个字母,并且学会了抿唇微笑连牙也不露。


笑到嘴歪,那必须啊。


他成功地,比那谁,先拿到了奖。


对获胜的迷恋可以追溯到那时。



车里温度有点高了,而且闷得人无法喘气。敖子逸开窗让冷风进来,醒醒脑。


又帅又稳敖子逸,可以。他在心里为自己敲锣打鼓。


一点破绽都没有。


包子看他一直对着冷风傻笑有点担心,毕竟他这位老板体质不太好,小毛小病不断。挣扎片刻还是没胆去打扰。


他看看红糖糍粑,又悄咪咪看看敖子逸,然后下了单,还加了一份糯米南瓜。



九点左右敖子逸进了包厢开始吃。在干掉一屉小笼包以后,包子敲敲门说丁程鑫在外头,还有另外一个男的跟着他。


他咽下嘴里那口小笼包,擦擦嘴说让丁程鑫一个人进来。


服务员端上一锅猪肚鸡汤,丁程鑫拽着黄宇航后脚跟进来。


敖子逸落在鸡汤上的视线被黄宇航强行扯回来。


黄宇航戳他的脑门儿,像在数落不争气的白眼狼儿子 : “你爹做错啥了你不让进来,嗯?”


“我和丁程鑫欧洲人的聚会,你一第三世界的来凑什么热闹?”


他盛满一碗鸡汤,唉声叹气 : “今天又是三人行中super痛苦的敖子逸。 ”


“您还没习惯呐?”丁程鑫往黄宇航拉好的椅子上坐下,“我看包子还在外头站着,喊他来坐下吃呗。”


“你别难为他了,他自己说过看着我的脸不敢吃饭。”


“你的脸还不下饭 ? ? ? ”


“………快点吃吧憋说话了。”



丁程鑫多年来给黄宇航夹菜夹出了习惯,不堆成山誓不罢休。敖子逸坐到黄宇航身边,干脆从他盘子里吃。


“今天我给你说,你走得早可能不知道………快结束的时候黄其淋从台子上摔下来了。”


黄宇航只是来接丁程鑫,并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一听这话立马蹙眉问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敖子逸则又舀了一碗鸡汤,呼哧喝了一口然后问咋样没死吧?


丁程鑫狠狠戳了戳敖子逸的脑门儿,嘬了嘬牙花子 : “ 伤着腿了吧,我也不是太晓得,他公司那边人接走了。”


“那多半就没事,碍什么紧。”


黄宇航显然比敖子逸有良心的多,拍拍丁程鑫的
背打算找个时间去看看黄其淋。


“你俩不也好多年没见了吗,去了说什么? ”敖子逸眨巴了一下眼,“不尴尬吗?”


“笑话,别说黄其淋了,随便给个谁都要立马熟络起来,艺人的自我修养,你懂个蛋。”丁程鑫捂住胸口,想起来什么似的,“噢对吼,你也是个艺人来着。”


“爸爸今晚刚刚拿了最佳男演员,感谢您还记得。”敖子逸礼貌地翻了个白眼。


黄宇航默默吃着,咽了一口冰啤,说 : “阿黄脾气那么好,说什么都无所谓。”


“那我也是非常期待了。”敖子逸坐起来,挑了个眉,“我猜你们会说‘哎呀好久不见'或者‘最近在哪儿发财',诶别忘了还有一句‘有空大家伙儿聚一聚'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诶丁程鑫,到时候一定要录下来给爸爸乐一乐。”


“正经点儿。”丁程鑫一巴掌糊在敖子逸背上,


“换你你肯定屁都不敢放一个。”


“不服,我明明说了。刚刚领奖的时候。”


“哟哟哟您说了啥?”


敖子逸眯眼,眉头动了一下:“我对他说了声谢谢。”


丁程鑫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发出了杠铃般动人的惊天爆笑,好不容易笑完了,拍拍敖子逸的后脑勺,说:“我嘛肯定先劈头盖脸骂他一顿。”


“他又没错你骂他干嘛。”


丁程鑫挑眉 : “ 没错的话你还怪他?”


敖子逸拆开纸巾包装袋,扯了一张出来,慢悠悠擦擦嘴,然后揉成一团,丢到桌上。


“他错不错,和我怪不怪他,两码事儿。”


丁程鑫耸肩,无所畏惧 : “那我就和他说某人特别想他。”


“屁。”


敖子逸拎起自己的衣服,站起来 :“你俩接着吃,吃到明天,单买过了,爸爸先滚为敬。”




接着大步流星地离开,听到包厢门在背后关上时发出的一声闷响,才没头没脑问起包子 : “今天颁奖那儿的台子,多高来着?”


包子一愣,认真想想说 : “ 不矮,两米总有的。”
“妈的。”


敖子逸抖抖衣服,冷不丁这样骂了一句。


他离开后,丁程鑫看着餐桌上的两盘菜有点为难,一道是红糖糍粑,一道是糯米南瓜。


他看着门的方向,幽幽冒了句 :“小孩儿口味。”
许久又抬头补了一句 : “小孩儿脾气。”





连着歇了几天以后收拾收拾就准备去《走马》了,敖子逸先去公司报了个道。


Lynn见他来,手里捏着一沓纸和他顺了一遍新年上半年的工作规划,水晶指甲在敖子逸眼前乱飞。


Lynn吧啦吧啦念了一堆也不指望他能听进去多少,但是能怎么样呢人生还是要活得努力一点。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仿佛折了十年寿。


敖子逸托着下巴乱眨眼: “ 姐,你这手指甲颜色不好看。”


“什么玩意儿?”


“我是说,换个色儿嘛。”敖子逸想了想,“换个骚气粉,显年轻。”


Lynn看看四下无人,刷地一巴掌糊他背上 :“我永远十八谢谢。”


“是是是,敢问今年是您十八的第几周年啦?”


Lynn啪地把文件夹合上 :“敖子逸,你再这样我就把你丢山里去。”


“开玩笑嘛。”敖子逸往后瘫,用力伸了个懒腰,“姐,我歌呢?”


“问你妈去。”


Lynn说完,又意识到那里不对劲,抬头对上敖子逸的眼睛,瞬间脑袋又嗡嗡嗡疼起来。


她太怕他这个眼神了,就像当年他拿到第一个奖的那部戏一样,沙漠里呆了半月,沿着中国边境线跑,她起先考虑到条件太苦,敖子逸那会儿才十九,于是准备推了,可敖子逸连敲了三天她的家门死活要演。


一部剧能不能红,前期很看得出来。


Lynn当时觉得,小伙子有上进心,就去呗,反正也死不了。


结局也是不负众望的,拿了挺大的一个奖,人气升上一个小巅峰。


他看似不谙世事,日子过的得过且过,但关键点上还是奇迹般有着分寸。


Lynn抿嘴,回答他在认真找了,看到那小子格外舒心地笑起来,自己也送松了口气。


适合敖子逸唱的歌………这是一道送命题………


不过话说回来,Lynn低头看了看指甲,骚粉会好看吗?





《走马》首期集结就在他们在的那所城市,京城嘛热闹又方便。



敖子逸按通知到了酒店,先跟其他嘉宾见面。丁程鑫早到了窝在沙发里,见到他举起手挥了挥招呼他过来。


敖子逸走近了,发现黄宇航也在,暗戳戳对他比了个中指,压低声音控诉 : “工作时间禁止谈恋爱!”


“谁谈了嗯?嗯?嗯?这我保镖,黄宇航不认识了吗?”丁程鑫勾住敖子逸的脖子,“别乱瞟了那谁没来。”


“他常驻嘉宾也不来?”


“上次颁奖典礼不是伤到脚吗,估计得歇一阵儿,下期才来,怎么的?失望了?”


“丁程鑫啊。”敖子逸气到没脾气,语气都软下来,“你真的太讨厌了。”


丁程鑫谦虚地拱拱手:“客气客气。”


隔了几秒他又想起什么,补了一句:“上次我和黄宇航去看他录视频了,你看不看?”


敖子逸背过脸,一句话也没说,两手往兜里一揣,一副远离是非地的模样。



端了杯果汁,敖子逸悠哉地窝着,这会儿先是在录集结的个人part,还没轮到他。


丁程鑫被叫出去的时候把大衣脱了交给助理,黄宇航也跟着一并过去。


大厅里混做一团,人来人往,忙得鸡飞狗跳。


眼球里装满了人影,潮水般的吵闹声渐渐在耳边退去。


敖子逸咽了口唾沫,几乎快要麻木的双脚比迟钝大脑先做出了反应。


口干舌燥。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丁程鑫的助理,没有惊扰到任何人。


助理在敖子逸指指丁程鑫外套时,不假思索就递给了他,给予了老板兄弟一万分的信任。


敖子逸冲他点了点头,接着将外套挂在手臂上,向丁程鑫拍摄的地方走去。


而却在没人注意时转身进了厕所。


锁好门,敖子逸摸出丁程鑫的手机。


他能注意到自己的手,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重鼓般的心跳一锤一锤,敲击耳膜,每一根神经都拉扯到几近断裂。


解锁,视频。


声音响起来的瞬间,他的心剧烈抽动了一下。



黄其淋躺坐在病床上,背后垫了好几个巨大柔软的白色枕头。


他的桌边摆了一本书,书旁边有一瓶花。



“某人很想你啦。”


是丁程鑫令人讨厌的声音。


黄其淋在听见这一句话时,歪着头笑了一下,然后说: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


也。



敖子逸一下子咬住了自己的手臂。


【今日份的唠嗑:


       
  Q:还有比峰峻更智障的公司吗?


   惯例鞠躬】

评论

热度(15)

  1. 虚浮奇异果 转载了此文字
  2.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3. 孤单年纪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团白__维心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
  5. Justina_饭团儿🍙__维心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
  6. 奇异果__维心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