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白

在这里 记忆中白安的夏里

天真有邪(4)

_维心主义:


【今天没有唠嗑】



第四章


去年《走马》的走红并不完全依靠在北欧几个国家的高规格旅游,综艺需要策划以及能打的嘉宾。


第一期地点选在北京,要求每位嘉宾各自挑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提供给摄制组,并设计好任务,然后随机抽取,其他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前往。


这是个非常考验人品的玩法,别人会推荐什么你完全懵逼,还得硬着头皮上,因为刚刚第一期彼此之间也没有很熟,所以不管怎么样最后都得鼓鼓掌夸对方真棒。


完成任务再集合猜测并揭晓推荐人,猜对了有奖励,赞助方提供。



赞助方是个卖珠宝的,Lynn两眼放光,圆珠笔按得咔吱咔吱响,满脸写着“敖子逸你不赢试试看”几个大字。


敖子逸没什么别的爱好,也就吃和烫头。平心而论他能推出一堆餐馆和理发店,然后就俨然变成一档美食美发节目,手劈自己的人应该会番个一倍。


本着将心比心的态度,他挑了一个室内游戏厅,要求篮球机十连进。冬天工作不吹冷风已经是无上的恩赐,这任务要是丁程鑫抽到了分分钟就可以下班,要是女嘉宾抽到了那就求求导演剪一个十连进还能搞个大新闻,要是黄其淋抽到了他就耗着吧。


黄其淋不会打篮球,这是活在敖子逸认知中非常固定的印象。运球时会把球拍得比人还高,自己手一伸就能抢过来,跑上两步轻轻松松就能把球送进篮筐。


他的不会,有时候算不得技术的稀烂。黄其淋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鱼死网破的竞技精神,他不在乎赢。


那他到底在乎什么啊我的妈。


敖子逸晃晃脑袋,拿起桌上的冰可乐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流进全身,他打了个寒颤,接着倒在沙发上,一下一下打着嗝。


三个女嘉宾不知道,万一推荐了什么有意思的美甲店就认命吧。而丁程鑫迷恋跆拳道,除了拍戏恨不得住在道馆,希望他良心做人。至于黄其淋………


敖子逸单手把已经倒空了的可乐罐捏扁,倏一下丢进垃圾桶,然后用袖子蹭了蹭嘴角。



别想了智障。


你明明对现在的他,一点也不了解。





敖子逸觉得全世界的人类都应该达成一个共识,吃喝玩乐是至高无上的追求。在类似于推荐有意思的地方的情况下,不应该出现电台这个选项。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别人理解“有意思”这个词的方式有些不一样………


跟他的摄制组导演催他过来,这个黑咕隆咚的小房间里放着一排一排的按钮,旁边还有一沓子文稿。


据说出题人未曾大火之前曾经是个午夜档电台节目主持人,而且当时没有搭档,与他作伴的是千万首或新或旧的情歌,小窗外便是人车休憩的城市街道。


后来虽然红了,可终日在人仰马翻的忙碌之余,依旧无比怀念那段平静的时光。


任务纸条抽出来,上面的字是嘉宾们亲手写的,由在场的工作人员宣布。


“出题嘉宾本人会拨通电台的连线,敖子逸你要讲三分钟以上的故事,对方如果说话代表满意。”


一旁的化妆师戳戳导演的胳膊,压低了声音:“这不对吧,对方如果说话不就暴露了他是谁,那敖子逸就不用猜了啊?”


导演显然也没准备,摩挲着手掌,盯着摄影机里的画面,回答道:“对方大可以一直不说话,反正满不满意的,决定权都在他………要是还是让敖子逸猜到了,那只能算他运气好吧。”


敖子逸如坐针毡,脑子里一晃而过的只有“从前有座山”以及“乌龟和兔子打了一个赌”,输了不可怕,就是怕尴尬。


没等他心理建设完,导播间的电话就通了,一声明显的、接起电话的咔哒声后,耳机里传来细细的呼吸。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独一无二的声线,即使是通过电磁波的扭曲。敖子逸方才整个人都被焦躁的情绪包围,在这一声呼吸中骤然怔住。


导演在玻璃墙外打手势,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敖子逸脑袋上别着一只造型非常炫酷的黑色耳机,与新染的金毛相得益彰。他用手指牵住小小的话筒,贴近自己,嘴唇翕动几秒,总算开口:


“从前,有一只小狗,和它的主人是好朋友,后来主人招呼也不打,丢下它自己走了。”


“小狗没有办法,没有人陪它玩,它就不再玩了。
没有人照顾它,它只能自己慢慢长大。”


“最后它长大了,生活得很快乐。”


导演在外头瞪大了眼睛,恨不得冲进去往敖子逸手上塞一本《故事会》,痛苦地抱住脑袋决定再来一遍之前,电话那头忽然出了声。


起初是一阵似有若无的笑意,对方低声清了清嗓。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和它的小狗是好朋友,后来因为一些变故,他要去很远的地方。”


“那地方有些什么他也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的,他不放心小狗,把他留在了它熟悉的地方。”


“最后小男孩也长大了,知道小狗活得很快乐,而且很厉害,心里很高兴。”


黄其淋舔了舔下唇,他的喉咙有些发紧。


“小男孩喜欢小狗,小时候是,长大了也是………”


“——黄其淋你不要再说了!”


敖子逸将耳机扯下来摔在控制台上,猛然站起来,胸口随着粗重的呼吸一起一伏。


电话还没有被掐断,他顿了一会儿又皱着眉抢过话筒 : “你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


“我只是实话实说。”


敖子逸的面色在一瞬间扭曲到显出一丝诡异,也不顾外面黑压压一堆的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睛,莫名地笑了起来。


“实话,实说? 哪一句 ? ‘ 长大了也是’吗?还是几天前,在医院里的那句‘我也是’ ? ”


他用力抓着话筒的手开始颤抖,眼角甚至开始泛红,接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


“黄其淋,小狗虽然单纯,但它知道,别人是不是在骗它。”


忙音骤然响起,敖子逸扔了话筒颓然倒回座椅上,包子带着人一窝蜂冲进来。





后续经由沟通黄其淋也向导演倒了歉,将任务改成了解决随机十名听众的问题。



敖子逸在休息室了眯了一会儿,重新录制的时候尴尬得简直要把自己给活埋,效率如飞只想赶紧收工回家喝点雪碧压惊。



调整好状态后的敖子逸表现很棒,他的思绪天马行空,是后期特别喜欢的很容易剪梗的那类人。



下午四点左右,六组全部录制完毕在酒店集合。



一行人坐在长沙发上交流,敖子逸挤到丁程鑫旁边,对方苦着脸朝他小声抱怨。



“………你隔壁隔壁那位姑娘,太实在了。推荐了长城,这大冬天西北风简直要吃人,我差点就要死在那里了。”



丁程鑫一边搓手一边呵气 : “理由还是什么不到长城非好汉,我可谢谢她,她一个女孩子家家要当什么好汉?”



他唉声叹气: “——早知道不和就黄其淋换了。”
“换?”一直处于待机状态的敖子逸忽然活过来,“怎么回事?”



“叫你平时多听Lynn的话………”丁程鑫摸了摸鼻子,凑近敖子逸的耳朵,“黄其淋助理私下找的我,他那么一捣鼓,你们俩抽了对方的你不知道吗?”



他的目光往远处瞟,好看的眉毛挑起来 :“ 不巧他作了死,你的篮球任务对他来说简直是登天,他没稳住脚伤又犯了所以现在不在这里。”


丁程鑫看着手足无措明显慌了的敖子逸,勾起嘴角,伸手揽过他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说:


“你不用怀疑,他这样做就是故意。”



【猜你没有发现越来越短嘻嘻】

评论

热度(18)

  1. 虚浮奇异果 转载了此文字
  2.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3. 孤单年纪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团白__维心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
  5. 田曦麟🐷__维心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
  6. 奇异果__维心主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