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白

在这里 记忆中白安的夏里

奇异果日记

昨日跟好友去看电影,临进电影院时去鲜果时间买饮料。我不常来,正踌躇着选哪种好,抬起头看看眼前屏幕正放映的经典款广告,瞥到淡绿色的“奇异果粒多”字样心猛地一紧,脑子里混乱的想法归位统一。

我伸出手指了指。
就这个了。

不要别的,就这个了。

夏天早就已经过去,把美好都留在了白安。
接过漂着晶莹冰块的塑料杯时,我淡淡地想着。

悄悄抿了一口,味道意外的好喝,清清爽爽,入口伴着淡淡的茶香。像夏天余下的温柔。

我曾跟朋友聊天,伤感地问猕猴桃是不是总归带着酸啊,她回答说成熟后是甜的,我摆摆手,没有成熟啊,没那个时间了。

我执拗地又抿过一口,不酸,真的不酸。

很甜。

你看啊,明明也可以很甜的。

我摇摇杯子,里面的冰块互相碰撞,哗啦啦地响。
多像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

电影一般般,打戏时4D椅子动得脖子疼,抓住时间拿起来吸一口,脑子里全是白安翻滚的,温柔的海浪。

浪漫是什么?

我重读旧书,眼睛掠过女主角的话:

“浪漫,就是没有未来。”

年少时遇过的太惊艳,交错过一段的时间线,唱着歌走向彼此,留下深刻烙印拥抱过后又各自离开。

这故事跌宕回味又悠长,算不算浪漫?

多么浪漫,多么浪漫。

把猕猴桃叫成奇异果大抵也是种浪漫。

午夜时分,对着一小盏暖黄色的灯,我迷迷糊糊地想。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