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白

在这里 记忆中白安的夏里

逃跑计划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请勿上升真人宝贝儿谢谢||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酱||写作业好辛苦

BGM:Tell me if you wanna go home

0、

有时候会想抛下一切逃跑。

1、

夜空很漂亮。云先生打翻了一盆星星,沾湿在昏暗的暮夜中。月亮露出两个尖,很像今早吃到的牛角面包。

敖子逸站在宿舍那个小阳台上。挂着一大排湿哒哒的裤子与衣服的阳台里像下着雨,淋湿了他的衣服。宿舍里头的人在补作业,看上去很着急。

烦躁。敖子逸想。

秋天的白安风会从海边一溜烟跑到山头。驹桥中学靠着西港,能听见轮船轰鸣,也能轻而易举地想象到海滩上的贝壳。敖子逸望着月亮与云,白色睡衣衬衫被风吹起来。

“妈的想跑。”室友嘟嘟囔囔。

逃跑吗?敖子逸忽然想。

作为一个脑子里没那么多筋的青春期高中生,敖子逸忽然灵机一动。他推开窗子从不算很高的二楼跳下草丛,室友目瞪口呆地说了声我操,还没从床上下来窗口就只剩下愈灌愈猛的秋风。

室友从床上爬下来,敖子逸留给他一个白色的背影,头发飞上天去,地下那个草堆里树杈被压坏了不少,在来回走动的宿管没有发现偷跑了一个人,也许在抱怨今天的工作量。

有风从他的袖口灌进怀里,像在拥抱整个地球。

他爬上学校高墙旁那棵大树,有树叶黏在他的衣服上像粘了胶水一样跑也跑不掉。他小心翼翼地扶着主树干往外走,一步一步地挪,最后在保安的灯光闪到别处时猛的往外一跳,滚落在没有车辆驶过的柏油马路上。

然后——

崴了脚。

2、

庞佳中学晚上八点半会开校门,走读生在这个点离校,乘着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家里。

黄其淋叹了口气把没写完的一大堆作业扔回书包里。现在已经九点了,估计赶不上公交车,也许校门都关的七七八八。

教室里头空无一人,亮堂的灯光照着黄其淋乱糟糟的头发和纤瘦的身子。

他想自己果然还是适合文科,不然在这个时候他没想到回家应该走哪条道,或者哪里的出租车仍旧行驶在空荡无人的街头,而是想起初中的时候,骑着单车的敖子逸载着站在后座上大吼大叫的自己,一路从白安大学驶向白安码头,绕过熙熙攘攘的鱼贩们从林荫道上回到小区。

他看不见敖子逸的表情,但能看见他弓着的腰,听见他嘴里唱着一首明显走了调的歌。

“Tell me if you wanna go home!”

黄其淋站在后座去触摸树叶间那只白色翅膀的蝴蝶,一个踉跄往前一扑狠狠地搂住了敖子逸。敖子逸的单车头一弯,差点顺着树林掉回码头。

黄其淋搂着敖子逸嘿嘿嘿地笑。

“yes!”

“Tell me again!”

“去你妈逼——”

自行车从林荫道上飞驰而过,在36栋前停下。黄其淋朝他挥手,被风吹的翻起来的刘海放荡不羁。

想到这里,黄其淋把额头前的刘海理了理,打卡出了校门。

站在校门口有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年。他衣服上还有些叶子,看上去狼狈不堪,崴着的脚微微离开地面,手里攥着自行车把,脸上扬着笑容。

“嘿,”男孩子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想逃跑吗?”

黄其淋把书包扔进车前的筐里,未曾再做思虑地蹦上单车的后座,蹲在上面等着敖子逸扶着单车小心翼翼地爬上来。

“你不是要住校吗?怎么来了?”黄其淋听着风跑过的声音和单车链条的清亮响声,大声问,“还特意回去拿了单车?”

敖子逸脚有点疼,好像脚踝处鼓了个包。但他朝黄其淋嘿嘿笑了,弓着背沿着初中的反方向,顺着林荫道走回白安码头,绕过坐在马路牙子上休息的码头工人,目的地直指西港一旁那条大道后的沙滩。

“有时候总会想偷跑。”敖子逸大声说,“阿黄你记得不这个地方单车还翻过!”

黄其淋眯着眼睛,“啊啊啊记起来了!那个时候路上有跑过一只鸭子,你有点激动就翻车了——”

“什么啊不是一只是一排!”

趁黄其淋跟他辩解,敖子逸趁机放慢了速度。脚踝那儿真的有点疼,像绑了两个大石头在脚上来回地挤。

黄其淋闭着眼睛吹风,大大小小的模考与烦恼被他从脑袋里一路往外抛,扔到柏油马路上,扔到那棵最大的树上。

他忽然想起来他们尽管学校那么近家也那么近,却好久没见过面了。

于是他一屁股坐在了车的后座上,嗅着夜晚海岸边咸湿的海浪与敖子逸身上树叶的沁香。

他抱了下敖子逸,很小声地问:“怎么样,过的还好吧?”

敖子逸的声音和海浪拍上岸来的声音一并响起。他的声音也小小的,像避讳着不想让谁听见,“还好,你呢。”

“我作业有点多哦。”黄其淋攥着敖子逸的睡衣道,“厚厚一大本,三十二页。”

“我们也是,可是我写的完啦啦啦——”

“滚。”黄其淋一巴掌拍上他的背。

车在往前走,车轮在地上滚,碾过小石子。

3、

“Tell me if you wanna go home——”

初中的黄其淋坐在敖子逸的车后座,一只耳机塞在他的耳朵里,另一只在自己耳朵里。

姿势很别扭,像两株杂生在一块儿的植株。

“Tell me if you wanna go home——”黄其淋哼哼着,鞋尖抵在地上磕磕绊绊地滑着。

“有时候我比较想要逃跑。”

“去你妈逼这首歌的意境就是回家。”

“那好吧。”敖子逸轻轻地耸了耸肩,不敢拉动耳机线,“我们回家。”

4、

单车被丢在沙滩上,印了一个坑。黄其淋脱了鞋子和袜子摆在自行车旁边,赤着脚走向坐在海边发呆的敖子逸。

他一屁股坐在敖子逸身边。穿着白色裤子的敖子逸把裤腿挽上了膝盖,把脚踝埋在沙子里浸在水中。海水上冒着白色的泡沫,像往里面加了牛奶。

黄其淋有模学样地把脚浸在水中晃啊晃,闭上眼睛听风从角落吹上中央,天上的星星微弱的发光,唱着莞尔歌谣的工人们坐在对岸休息,手里捧着一卷布料。

他深吸一口气,把海里的波涛吸进肺里。

“嘿。”黄其淋推了推他,“怎么想到来找我啦?”

敖子逸别过脸来,发现两个人的距离近到鼻尖贴鼻尖。他有些心动地转过头面对海浪,大声说:“想就来了啊——”

“想?”黄其淋道。

“对啊想你想海想单车。”

“再加上总是有时候想从呆了很久的地方逃跑,从学校,从家里,从白安——嘿别这样看着我!”

黄其淋有些讶异,“你们作业是多成什么样子才把你逼疯了啊?”

敖子逸牵着他的手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白了他一眼,“作业多成狗的你不还是跟我出来了?”

“我只是不想回家——嗯,逃跑,对,我也想逃跑。”黄其淋说,“从家里从学校从白安。”

路的周围驶过一辆空着的出租车,飞驰而过的噪音吵醒了树,让它沙哑地抱怨。

“我们可以乘着早上第一班轮船去昌煌,再骑自行车去庞莲,在山里隐居,没钱了就唱歌卖艺,或者卖掉你的作业和书包,最后等我们再想逃跑,就一猛子扎进水里,再绕着那条路游回来。”黄其淋说。

“很好这很文科生。”敖子逸无语凝噎。

“我嘛,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自己埋在沙子里。”

月亮飘在那头的海平线上,像被风正从遥远的彼岸吹来,温柔而闲适。

忧郁不太适合青春期自认帅气的男孩子们。他们尴尬地鼻尖对鼻尖对望,手交叠在一起,觉得说的有些酸。

半晌宁静后,敖子逸抬头朝着天空大喊:

“Tell me if you wanna go home!”

他闭着眼睛,头发中分着分到两边。黄其淋把嘴凑近他的耳朵嚎:

“Of course not!”

“Tell me again!”

黄其淋下意识想照着之前一样回上一句去你妈逼,忽然觉得这样的夜晚也许不太适合。这么美的夜晚,这么美的夜色——

适合说些之前不敢说的话。

“I wanna stay with you.”

敖子逸回过头,“Forever?”

“Forever.”

“Tell me again!”敖子逸用全力朝天空大吼,脚猛的向上一抬,“我日疼——”

“你把脚给我看看——我操你脚上肿这么大还跟我骑单车你还骑了一路你不要命啊我帮你揉揉……你干嘛?”

敖子逸把手盖在他的脸上,温暖的很像夏天的海水与冬天的咖啡。

“你抬起头来。”敖子逸认真地说。

黄其淋哼哧哼哧把敖子逸的腿抬上自己的腿,毫无所知地抬起脑袋来。

“啾。”

5、

坐在海滩上计划着逃跑去庞莲的小男孩倒在沙滩上,身旁不远处放着一双毛绒拖鞋与脏兮兮的球鞋。

黄其淋小心翼翼地摁着敖子逸的脚踝,听着他唱歌。

月亮顺着海浪从那头飘了过来,卷着乳白色的波涛。

“你带钱了吗?”

“没有。”

“那我们怎么逃跑啊?”

黄其淋揉着敖子逸的脚踝想了想,有些泄气。

“我们只能回家了。”

敖子逸也泄了气,“总有一天我要跑到庞莲去,就算脚上肿了石头一样大的包——”

“那你还跑得了?”

“不是还有你嘛。”敖子逸摸了摸后脑勺,沾了一手沙子。

6、

黄其淋踩着单车,飞驰而过,像是想要赶上天边那轮渐渐升上天空的太阳。

他驶过白安码头,晃过那些渐渐打着哈欠把新鲜的鱼摆上路来的鱼贩,穿过林荫道,背着用纸巾简单包了下脚踝的敖子逸随着人流钻进校门去。

敖子逸趴在他肩上半睡半醒,不停地打着哈欠。睡衣上还有些沙子,摸着怪硌手。

“Tell me if you wanna run away.”敖子逸说。

“Yes.”

“Tell me again——”

“I will.”

不是去你妈逼,不是想在一起。

而是我会的。

7、

那个时候真的特别年轻。黄其淋感慨。

“阿黄你过来看看这幅画挂在这里会不会很奇怪?”

“来了来了。”

窗外是庞莲的山。

评论

热度(142)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hhh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