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白

在这里 记忆中白安的夏里

W.M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婚后日常(x||我天天写会不会很烦人(x||请不要上升真人宝贝靴靴

BGM:all about your heart

0、

“你看夕阳辣么美。”

“是那么美。”

1、9:30 a.m

黄其淋从床铺上坐起来的时候拉动了被子。他伸了个懒腰以后,被扯开被子的敖子逸打了个喷嚏,不耐烦地滚了一圈把黄其淋又抓进怀里,把脑袋埋在黄其淋颈窝。

“起了。”黄其淋拍拍他的脸。

“不起。”敖子逸声音迷迷糊糊,“起床不如睡觉。”

也许是左手无名指上那个没有钻石冰凉凉的戒指有点凉,敖子逸把黄其淋的手从脸上摘下来,攥紧了又才心安理得地闭上眼睛。

“大佬,我们假期就只有一个月,你在工作期间慢慢睡,这次咱先把想玩的玩了成不?”黄其淋哭笑不得,“我们今天下午三点的飞机啊,我们啥都没收拾。”

敖子逸苦着脸睁开眼睛,抬眼看见头发仍旧乱糟糟的的黄其淋,他把手横在自己肩上,看上去也有些迷迷糊糊。他忽然觉得整个人都飘飘欲仙,凑过去猛的吧唧了黄其淋一口。

黄其淋被亲的懵了,唇齿相依的两个赖床的家伙中间甚至没有缝让阳光钻进来。太阳拉的很长,在米白色的床单上投下两个拉的又长又细的影子。

敖子逸从床上蹦起来。

“我去收东西啦!”

黄其淋再次坐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嘴。戒指磕到嘴上,上面散开的绿色颜料模糊分辨不清,零零星星只能看出一个AH。

谁不是飘到天上去啦。

2、10:26 a.m

“户口本带了没?”

敖子逸抓抓脑袋,觉得蹲着难受,索性盘腿坐到地上去。他在灰白色大旅行包里找了找,笑着挥起棕色的本子。

“带了带了。”

“那……身份证呢?”

“我放在你的包里了,最小的格子里,哝你找找。”

黄其淋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往后一探把包抓到身前。他往里头看了看,比了个OK的手势,“看到了,身份证带了,银行卡也在。”

“还有什么?”

“钱呢?得带点现金。”

“哦哦对对,你等会儿我回卧室拿。”敖子逸一拍脑袋站起来往回跑。黄其淋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的背影,拉长了声音喊:“在第二个柜子里!”

“知道了——”

黄其淋坐在沙发上等着敖子逸回来,把玩着手上的戒指。窗帘布被微风给吹了起来,像小姑娘的裙摆。太阳发着光,云在到处跑,还有风过穿堂,从黄其淋发丝里闯过。

“对了对了阿黄,结婚证带了没?”

“带那劳什子干嘛?”

“我要挂在脖子上——”敖子逸看他一副望着智障的表情,又咧开嘴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眉毛看上去都开心地在跳舞,“开玩笑开玩笑,但总得让人知道你这个大帅哥名草有主了吧?”

“不是有戒指吗——”

“那我想每天翻着看看咯。“

敖子逸耸了耸肩。

黄其淋有模学样地耸了耸肩,“在你包里,昨晚刚放进去。”

3、11:45 a.m

“我饿了。”敖子逸眨巴眼,“阿黄今中午吃啥?”

“还是老一套呗,黄瓜土豆还有肉。”黄其淋慵懒地趴在沙发上边晃腿边玩手机。敖子逸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抓着他的脚踝一个劲儿地晃。

“要死啊?!”

“还吃那些?吃点别的呗?”

“总吃那些你不还是吃的有模有样的,”黄其淋翻了个白眼,“我看看长胖了多少?最近啥也不干光在街上这吃吃那吃吃找地点。”

“诶我怎么吃都不胖你羡慕不羡慕?”敖子逸把黄其淋的腿抬到自己腿上,轻轻地帮忙锤。黄其淋眯了眯眼睛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由着他锤。敖子逸看了看外头,强光正刺眼,云都发着光似的。

“羡慕极了。”黄其淋哼哼道。

“羡慕极了就快点去做饭——”敖子逸苦着脸微微站起来,身子往前探凑到黄其淋耳边叼着他耳朵含含糊糊地讲,“我真的要饿死了——告你谋杀亲夫啊。”

“吃黄瓜炒肉,爱吃不吃,不吃把你扔楼下去。”身上趴着一个人黄其淋没敢动,“起开起开过去切菜。”

“好吧好吧。”敖子逸撇了撇嘴,“到时候去内蒙吃,吃到地老天荒衣服穿都穿不下。”

黄其淋想到了啥,没忍住笑了起来。敖子逸一眼还没瞪下去,看着那张脸就没了脾气。他和黄其淋搂搂抱抱地从沙发上滚了下去,正好一人一半摔在地板上,捂着脑袋缩成球。

“笑什么?”

“在想要是你胖成球能不能把你拍起来。”

“呸。”敖子逸拉着黄其淋的手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进厨房,“切菜切菜。”

是什么时候拉起手来就十指相扣成了习惯?黄其淋想。

管他呢。黄其淋用另一只手把食材从高处拿了下来。

4、1:00 a.m

车堵在路上。这一整天没有工作的丁程鑫哼着歌不慌不忙地往前挪,行驶速度差点快过路边慢慢爬的蜗牛。

“早知道骑自行车过去了。”敖子逸趴在玻璃上往外看。外头有人认出他来,举起手机开始尖叫。他朝外面若隐若现的声音挥了挥手,露出两排牙齿地开始笑。坐在旁边边听歌边看书的黄其淋拍了他屁股一下,帮他把车窗给摇开。

“哈喽。”敖子逸很夸张地开始挥手。

阳光顺势偷跑进来。空调的冷气开始外窜。丁程鑫纤长的手指敲在方向盘上,透过后视镜看着黄其淋从敖子逸身后探出脑袋来。

“你们好。”黄其淋说。

“你们去哪啊?”

“地点不能跟你们说,但目的是度蜜月。”敖子逸大大咧咧地讲,丁程鑫面部表情抽搐地关上窗,差点夹到敖子逸的鼻子和两根眼睫毛。

车子开始启动,往前飞跑。

“大佬,你们俩对外是宣称去闭关学习的。”丁程鑫讲。

“我们两个,单独两个,闭关修炼?”敖子逸举起两个手指头在空中晃,“大佬你觉得谁会信啊?”

“黄宇航啊,”丁程鑫一个没忍住趴在方向盘上开始笑,车子一滑差点翻下高速,“他还可惜说你们俩蜜月都没度就得去学习哈哈哈哈哈哈——”

“妈的,”敖子逸惊恐地抱住黄其淋,两个人连同丁程鑫一起往一旁猛的一晃,“丁程鑫你冷静点!”

黄其淋手还攀在敖子逸腰上,他一脸惊恐地看着后视镜上露出半只眼睛的丁程鑫,“我可不想刚结婚就撞死丁程鑫你认真点开。”

敖子逸疯狂点头,“我也是我也是。”

丁程鑫挑了挑眉毛往后视镜望着两个搂的像油条一样的家伙。

“要不是我在车上。”丁程鑫一字一顿,“我就把你们全摔死。”

黄其淋朝丁程鑫吐舌头,敖子逸朝丁程鑫做鬼脸。

飞机场快到了。

5、2:00 p.m

坐在候机室打游戏的俩幼稚鬼看到外面趴着的一排排记者下的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我们该怎么跟他们解释我们两个坐在去内蒙古的候机室里。”黄其淋和敖子逸咬耳朵,外头摄影机拍啊拍,闪光灯闪的像在放一场只为他们俩的烟花。

“说不好意思我们两个刚刚结婚无心向学一心只想着度蜜月?”

黄其淋无语凝噎。

有一个记者推开门朝他们走进来。黄其淋和敖子逸的手抓在一块儿,冰凉的戒指靠在两截指骨上。

记者们张张嘴,话还没开始说敖子逸就举起手。

“我们不是去学习的我们是去度蜜月的你们不用问了!”

“不是……”

“这个男人是我的没错是我的我们真的结婚不是炒作!”

“你先听我问问题……”

“去哪里不能跟你们说!但是你们再不出去我就要把阿黄坑死了拜托快点!”

刚刚鼓起勇气想跟小偶像打个招呼的记者小姐连相机都没来得及抓起来,目瞪口呆地钻出人堆挤到外层去。记者们叽叽喳喳,一个一个慢慢走到候机室外头去。

黄其淋目瞪口呆地看着松了一口气开始瘫着玩游戏的敖子逸。

“敖子逸啊。”黄其淋说。

“不用太崇拜我。”敖子逸一晃脑袋。

“不是,我在想着公司公关了这么久花了这么多钱,你要不先躲起来。”

“……”

敖子逸叹了口气。

他嘟囔说没看见我想宣示主权啊,黄其淋凑近了问啥啥你说啥,敖子逸摆摆头。

“啾。”

“做想做的事。”

6、Day2

“想去哪儿?”

“去吃烤串!”

“成都的烤串没吃够哦?”黄其淋坐在床上收拾行李用重庆话讲,一旁的敖子逸手舞足蹈地在床上跳,床一抖一抖。外头月亮高悬,温柔地像一朵花在飘香、温暖的南疆在下零星薄雪。

敖子逸眼珠子一转,跳下床去打开窗。窗外气温很低,哈口气仿佛能吐出白色的雾珠。敖子逸趴在窗口,用重庆话喊:

“黄其淋是我的啦——!”

黄其淋吓得一缩脖子,但很快地也跑下床窜到略显窄小的窗口,搭着敖子逸的肩膀。对着那轮半圆不圆的月亮,也对着窗下的路人用重庆话大喊:

“敖子逸是我的啦——!”

黄其淋搡了搡敖子逸的肩,“我跟最帅的家伙结婚了你羡慕不羡慕?”

“不羡慕,“敖子逸笑,“跟我结婚的刚好比他要帅一点点。”

“吃烤串还去不去了?”

“去去去!”敖子逸拉着黄其淋就往外走,“你知道不我要点一大箱扎啤喝到撑死!”

“我不陪你喝啊事先说明。”

两个行李箱,两双拖鞋,一张床上两个枕头,两个戒指。

还有一箱扎啤。

可能是两个幼稚鬼最浪漫的爱情了吧。

7、Day5

“我!敖子逸!”

“我!黄其淋!”

“在看星星!”

“妈的不行啊好蠢啊哈哈哈哈哈——”

“大家看,这里的星星很美,马匹也很美,知道我们在哪儿的别说出来,给你们感受一下!”

手机晃了一圈,最后晃到黄其淋身上。

“这个人也很好看!是不是!”

黄其淋笑着遮住昏暗不清的镜头,小视频结束了,意味不明的什么文字也没配就放上了微博。

敖子逸放下手机,看着群星璀璨的天空。

“真的很好看。”他轻轻地感慨。

“是的。”

“这里的一切都太美了。”敖子逸说,凑上前去眨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包括你。”

8、Day7

林区的树可能不能随便爬,但酒店附近的那片丛林可以。

敖子逸哼哧哼哧地爬上树,蹭了一裤子的灰。黄其淋跟在他身后,两个人坐在树上,落日正好挤在树杈中央,挣扎着慢慢转圈圈。

坐在树叶之间的感觉很酷,穿着白色外套的黄其淋把自己用外套裹起来,敖子逸穿着黑外套在树上上蹿下跳,从尖尖上蹦回树根。黄其淋吓得搂紧了树干,斜着眼睛看着那个人。

“阿黄!你看夕阳辣么美!”

“是那么美。“黄其淋纠正他。

敖子逸头上渗了点汗,在昏黄的夕光下轮廓如同一个烤的正好的蛋糕。逆着光,像传闻中脚踩七彩祥云的大圣。

黄其淋想着这人啊好看是好看。

只是掉下去就糟糕了所以还是赶紧坐下来的好。黄其淋抱着树干,树枝又震了一下。

他拉着敖子逸的裤脚一步一步地朝他挪过去,把他一下拽回身边去。

缩回黄其淋身边的敖子逸说阿黄你觉得爱情是什么。

黄其淋想了想,张嘴问你说这个干嘛。

这么美当然要跟你聊一下人生。敖子逸义正严辞。

“爱情大概就是我刚好看你很顺眼吧。”

“那我呢?”

“你……”黄其淋做鄙夷状上下打量,对上敖子逸快要发起光的眼睛忍俊不禁,“你比顺眼还要更厉害一点点吧。”

敖子逸很满意这个答案。他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坐在树干上晃着腿,指着那片飘来飘去的云。

“你看啊他好喜欢这个太阳啊看他要走都急的乱晃。”

找到了敖子逸飞到天边的脑洞的黄其淋说是的是的差点就要比我喜欢你还要喜欢他了呢。

敖子逸听着有点不知所措。他挠了挠头。

“你看,夕阳辣么美。”

“是那么……”

“适不适合接个吻?”

9、Day10

“锅贴好吃。”

“是是是,诶不过我觉得里头菜叶子好吃。”

“都好吃都好吃。”

黄其淋往前一夹,筷子落到那个最后一个锅贴上。

然后顺理成章地绕了个弯给了敖子逸。

10、Day13

有什么好讲的嘛。敖子逸打了个哈欠把黄其淋圈在怀里,安安稳稳地睡起回笼觉。

睡觉睡觉,明天还要去云南逛一圈。

11、Last Day

“你们再不回来,你们将失去你们的父亲。”丁程鑫说。

敖子逸可惜地咂巴咂巴嘴,抬头望着正看着呼伦贝尔市区的夜空发呆的黄其淋。

夜空如墨漆黑着,白昼褪去了光芒的呼伦贝尔让人心生神往,亦心中一片祥和,星星映在空中,楼底下的烧烤摊子窜上一阵白烟。

“回家不?”

“回家吧。”

“回家能吃顿好的不?”

“赏你顿火锅都算对得起你。”

空调有点冷。

心却挺暖的。

评论

热度(211)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