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白

在这里 记忆中白安的夏里

寻物启事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不要上升真人/停课通知姐妹篇/又名敖子逸情话修炼指南/圣诞快乐

0、

“下面播报一则通知……”

1、

黄其淋左手推了推眼镜,推着单车迈开腿朝公告栏那儿走。

他觉得最近几个月都晦气要死要活,先是丢了柜子的钥匙,然后丢了从高中用到大学的水杯,还没缓过来向市图书馆借的三本书也离奇失踪,最终在十二月十五日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弄丢了校卡与手机。

他位于隔壁院系读书的校霸男朋友在夜里笑成傻逼。他打着哈哈问黄其淋打算什么时候把自己丢到他手里去,而黄其淋一脸冷漠地应了声哦,然后果断地挂了电话。

公告栏那儿站了一排人。这个场景让他想起第一次熟悉敖子逸名字的时候。他不由得往身后那棵树上看了看,有只白色的猫站在枝桠上不知道在扑着什么。目光顺势而下,落到正前方,然后正好对上敖子逸的眼睛。

“……跑到这边来干嘛。”

“篮球季赛,还以为能在运动场上看到你来着,挺失望哦。”

“关我屁事。”

黄其淋神色不大正常地推了推眼镜,推着挤进人群未遂的单车跟着敖子逸沿着校道走。敖子逸打着哈哈揽住了黄其淋的肩,黄其淋挣扎两下,果断绕到单车的另一边去,拍了拍敖子逸的肩,刻意而缓慢地抬起中指推了下眼镜。

“……”

敖子逸看黄其淋在包里翻了翻,忽然想到了啥地垂头丧气。他抿着嘴笑,“还没找到校卡?”

“不只是这些好吗,我的书啊水杯啊啥啥都没找到,这几天快要死了,每天花现金吃饭简直要命,也没人把东西还给我,神他妈——”

“那来找我呗?我正好差个伴去外头吃饭。”

“……”黄其淋这几年摸爬打滚算是把敖子逸的套路搞得熟熟的,“我不会要你请客的。”

“诶别这么说。”敖子逸姿势诡异地隔着单车搂着黄其淋的肩,把头凑过去小声说,“你看,你是我男朋友,我的钱到时候不就是你的钱,所以花我的钱就相当于你给自己买单了是不是?”

“……”黄其淋清了清嗓子,“这个套路我几百年前就听说过了,一点不新鲜。”

“……”敖子逸换了个姿势,可能是觉得横在两人中间的单车架子隔屁股,他索性掰开黄其淋抓着单车的手握在手心里,绕到另一边去牵着他的手走,“那换个说法吧,我找到了一家特别好吃的榴莲班戟,去不去?”

黄其淋眼睛一亮,“真的?”

敖子逸咧开嘴笑,“我骗过你吗?”

然后又意识到有点不对。

“妈的老子单车呢?!”

2、

下面播报一则通知:

有哪位同学捡到了法学院黄其淋同学的日用水杯、黑色单车、校卡、锁屏是敖子逸同学的苹果手机一台与市图书馆的《四世同堂》《白夜行》《达芬奇密码》,请交至宿舍五栋207敖子逸同学处。

通知再重复一遍——

“这两个人脑壳有毛病????”

3、

黄其淋更加颓唐。

他搭着梯子爬上了学校里最高的那棵树,坐在树干上托腮看着天际线悬着一颗太阳,温和的午后阳光照在脸上,暖和地很适合睡个午觉。十二月份还有这样的天气实属难得,黄其淋坐在树杈上犯困。

黄其淋的室友路过时不经意抬头一看就望见黄其淋的鞋底板,差点没吓死,紧急传讯来他那个人尽皆知的男朋友。黄其淋正好注意到他,咧开嘴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就看见了猴儿似的敖子逸爬上树。

“……”

“跑树上来干嘛?”

“鸟瞰整座校园,找找我的单车。”

“……”

敖子逸抽抽嘴角,“没有人送别的东西过来,不过你的校卡我帮你挂失补办了,哝。”

“那还真是万分感谢,不过我之前的校卡里还有百八十块,你不妨一并帮我充了吧。”

“充了啊?”

黄其淋不可置否地回过头去看见敖子逸拿着新校卡,表情理所应当,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捂着脸无声地叫了句天啊。

“敖子逸同学,我们是平等的恋爱关系,你这样搞得好像你包养了我你知道吗?”

“我也爱你。”

“……”

天知道时间为什么把那只死鱼变成了一只酸菜鱼。

4、

其实吧,黄其淋丢东西也不止一次两次了。他好像什么都能弄丢一次,像第一次考了满分的试卷啦,中考的时候掉在厕所洗手台上的校卡啦,敖子逸送他的第一次圣诞礼物。

黄其淋只是死不承认。

“我去年给你的围巾呢?天气转凉了要记得带。”

围巾围巾哦对好像是有围巾。

“放到家里了,一大老爷们的带什么围巾啊。”

“丢了吧?”

“……好像是的。”

“那算了,前年送你的外套呢?”

“这个是真的放在家里了!”

“……就王八相信你。”

“……真是不好意思。”

敖子逸顺势把一双手套套在他的手上,抽回手作无奈状。干站着看着十分尴尬,所以他们边走边说。圣诞将至,外面隆起一棵一棵的圣诞树,哪儿都飘着喜庆的气氛。黄其淋觉得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敖子逸冰凉的手攥到手心里,晃了晃。

“你就告诉我你没丢过啥,我还是第一次见能把每一年的礼物都丢的一个不剩的,你这样搞得我特别尴尬。”

“你啊。”黄其淋心情来了,忽然就勾住跟他一般高的敖子逸的肩膀,“我脾气那么坏还那么健忘,唯一没弄丢的就是你啦。”

“……黄其淋?”

“干嘛?”

“你不是黄其淋吧。”

“……”

5、

敖子逸的建议是,绕着他丢东西的那条路再走一次。

黄其淋忽然想起来那一阵子敖子逸刚好外出学习,大半个月没回来,他绕着图书馆跑了大半个月,好像也没去哪些地方。

这话他想着就酸:我想你想到哪儿都不想去只想扎进书海。

敖子逸拉了拉他的手,“我那一阵子没在你旁边,陪我再绕一圈呗。”

黄其淋踌躇了片刻,另辟蹊径带他走出学校去。他顺着校门口靠左的那条小路走啊走,一直走到那家很小的书店。书店上楼是一家棉麻服装店,气氛很安静。

“那一阵子我常来这边看书,那个小老板都认识我了。他说下次再过去他请我喝水果茶。”

“那他下次可能就得做两份了,你要告诉好他。”

“我就不带你去。”

“那我就偷偷去。“

敖子逸拉着他的手,比他慢半步。黄其淋皱着眉头往地上看,敖子逸看着这条不同寻常的石子路上不少房屋鳞次栉比,指引风向的铁皮公鸡随风晃荡。

“哦对,这家左边的店卖很好吃的土豆泥,可以打包,特别好吃。”

“那下次我们来?”

“那你就想吧。”

黄其淋拉了拉站在那儿干脆不肯动了的敖子逸,绕过一片富饶的中心区。他指了指敖子逸那边的一家花店,什么话也没有说。

然后他又往前,一家服装店里卖着漂亮的围巾还有黑色的外套,他们往前走,到了图书馆,差不多天黑了。

敖子逸看着一反常态看着他的黄其淋,挠了挠脑袋。黄其淋带他跑进图书馆,又借了三本书。

“你干嘛?”

“我事情都做完了,我们回学校去吧。”

“……”敖子逸扶额,“你在逗我?”

6、

“敖!子!逸!”

“干嘛?”

“下楼,生日快乐!”

7、

他们还是从左边的那条路走。

那个书店的老板大腹便便,看着很温柔。他手上捧着两杯水果茶,茶里头若有若无的飘来一股柚子的香味。

黄其淋接过茶,朝老板挥了挥手,老板也朝他们笑笑,鼻子冻得通红,像一个小丑。他冲黄其淋说“要幸福啊。”黄其淋笑着回应他。

老板把黄其淋的校卡从店里拿出来还给他,黄其淋付钱,拿了校卡跑了。

敖子逸抱着两杯温热的水果茶跟着黄其淋莽莽撞撞,那家土豆泥店子里的女售货员转着圈把黄其淋的手机和两盒打包好的土豆泥递到敖子逸手上,敖子逸愈发懵逼,只是抱着一摞他曾经听黄其淋描述过的美好事物向前冲,看着黄其淋大步往前走。

然后是那个花店。

花店在门口摆了一个AH,黄其淋的水杯墩在A的中心。老板带着一束柚子花插在水杯里递给黄其淋,黄其淋接过,绕到服装店。服装店里那条款式新颖的围巾围在一件黑色外套上,三本书摞的老高,黄其淋把围巾围到敖子逸身上,披着外套,抱着书,绕到图书馆。

他把三本书全还了,圣诞节图书馆派礼物,一人头上一个圣诞帽,套住了眼睛。敖子逸抱着那些东西,黄其淋把自个儿的拿到手上,吸溜着柚子茶,身上慢慢暖和了。

“你的东西全都没丢啊?”

“不是,单车是真丢了。”黄其淋忽然愁眉苦脸,“不过圣诞快乐,生日快乐。”

8、

“你在高考的前一段时间跟我讲过一本书上的话——”

“一个人的好运气是有限的,所以要小心着用,一不小心就会用光了,那一阵子可能就要走霉运了——”

“像东西不见了啦,什么都找不到了啦——”

黄其淋挥了挥手上那本新借来的书。

9、

我当时看着你就在想,我恐怕得走一辈子霉运了。

10、

下面播报一则通知:

请问有哪位同学找到了黄其淋同学的单车与黄其淋本人,单车很好看,黄其淋很好看。单车是黄其淋的,黄其淋是敖子逸的。

其实黄其淋没有丢,我只是觉得你们都应该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读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197)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ZA0旧日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hhh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3.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