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白

在这里 记忆中白安的夏里

无题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写的时候时间跨挺大,对不住了,写的真不好。对不住了对不住了对不住了我一上线就发这种垃圾

0、

12:25:嘿!你不是一直跟我讲你不敢跟你的小男孩说话吗!我看到了一句话送给您!
YI:?
12:25:爱是把八十年一掷的孤勇全用上的一次尝试!
YI: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啦哈哈哈哈哈
12:25:我的意思是啊,输不输,你都得试试吧。

1、【lo号:12:25】

敖子逸躺在酒店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敲下最后一个句号点击发送,就着这个劲儿把手机往枕头底下一怼,顺势就倒在床上享受16度的空调。

那会儿丁程鑫刚好站在门外开始敲。敖子逸自我挣扎过后才爬起来,打开门一看丁程鑫头上还包着布,看起来特别清真。敖子逸一下子没憋住,看着丁程鑫半梦半醒似的表情就开始乐呵。他赶忙把丁程鑫让进房间里,两个人牛头不对马嘴地乱扯了十几句以后丁程鑫好容易才回过神。他当时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卡住,一挤怼敖子逸的肩膀,“诶,明天跟他们见面了那该咋办啊?”

敖子逸打了个哈欠假装满不在乎,“你问我,我问你啊。”

“我觉得吧,我们不能太生疏了,不然显得我们多不好啊。但是我们又不能太那啥了,怎么着都不行,我想了挺久,真不知道咋整……你知道?”

敖子逸一撩自己染成奶奶灰的头发,拿手指在空中指了指,丁程鑫看了凑近了点,想听听他想说啥。敖子逸拍了拍丁程鑫的腿,表情胸有成竹。

“我知道个屁。”

丁程鑫奋起暴打敖子逸过后被敖子逸强行赶出门外。丁程鑫多次拍门未果后只得离去,终于得了清静的敖子逸倒在床上,在心里重新过了一遍明天的流程后才拿起手机。lofter上有两个消息提示,一个红心一个评论,他抿了抿嘴点开看,果然还是YI。

YI是其逸其圈除他外仅剩的一个活人。她与他见证了其逸其圈从一小时几十条更新沦落到如今刷半天刷出一条算是破天荒头一次。敖子逸之前看文看的很爽,跟黄其淋一起用拇指点一篇一篇好文章心想他们的脑补能力吾辈望尘莫及。

敖子逸有两个账号,一个跟黄其淋一起刷文用,还有一个叫12:25,是写文用的。他曾经混的挺好,因为剧情贴近现实被频繁夸奖,敖子逸想那当然啦这全都是黄其淋自个儿说的,得意地哼哼。

他有事没事就在上边写些不成文章的段子,他把和黄其淋渐走渐远的小事写成诗假装是别人的故事发表出来,用同样事不关己的语气表达自己的难过。

他见证了他所熟悉的文手画手挥手告别。他变得越来越忙,挤出来随便写点什么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和他的疏远别人看在眼里,直观表现在最后他摁上发送刷新过后,只剩下一个名字叫YI的家伙写下满满的长评假装热闹。

他那个时候想到黄其淋曾经跟他讲的一个故事,他说茫茫宇宙中有两个旅人,他们因为不甘寂寞所以唱着歌寻找对方,短暂的相遇,长期的分别,留下一个拥抱各自离开。

YI这个姐姐每次都说他让她相信某个平行宇宙里他们还是过着童话生活,他不会煽情,只能谢谢谢谢个没完没了然后说你也在鼓励我。

【YI:小可爱你知不知道他们明天要一起录综艺啦!我觉得奇异果会火!】

敖子逸觉得这姑娘得出结论的逻辑让他都有点捉摸不清,他打字说可是就是一期节目不会火的吧,YI说话的语气让他觉得她在飘,她说小丫头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得到内部消息说那两个人都是常驻。

他浑身一激灵,回过头去猛翻企划,常驻那儿他的名字和黄其淋并排,当时他眼睛劈叉给看成丁程鑫了。

他给丁程鑫发短信,语气咄咄逼人让丁程鑫晾了他半小时才回复,丁程鑫说你自己眼睛残疾就怨不了我了嘛,敖子逸说可你不说我常驻你常驻所以我常驻了啊你咋不常驻呢,丁程鑫想得了这孩子真急了都开始发绕口令了,晾他十分钟让他自己冷静一下,才再说我要拍戏呢大哥。

“你这么怕见到他你知道我想到啥了不?”

“啥?”

“王八。”

敖子逸还没来得及愤怒,丁程鑫便再打字说他要睡觉了叫敖子逸要真纠结找黄其淋去纠结。敖子逸死也不会去翻动联系人去找那个备注名是阿西巴的家伙,于是他自己纠结。他在床上翻来覆去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觉得上苍不公让他遇到这样的事,半夜蹬腿迷迷瞪瞪之中他又忽然想,明天要见到他了呀。

明天就要见到他了。

2、【lo号:YI】

黄其淋回复完那个倔强到还在写逸其文的小姑娘以后把手机扔到床头。黄宇航一直在想应该怎么找个理由去楼上找丁程鑫讲话,每隔十分钟连环夺命呼叫他一次。他发誓黄宇航再找他他就把他拖进黑名单,而后锁屏打开电视去看电视剧。

敖子逸那张大脸忽然出现在屏幕上,还是从下方往上飘了一遍,黄其淋正磕瓜子,差点没吐出来。敖子逸最近染了一头奶奶灰的头发,电视上看真像一老大爷。黄其淋这样想,斜躺在床上,身段妖娆地磕瓜子。

他瞄了一眼时钟,现在是午夜12:25,正好是那个倔强小姑娘的名字。那个小姑娘原本是敖子逸推荐给他的,他说你看看这个小丫头写的东西,我觉得还蛮好的。黄其淋觉得吧这个女孩子写的东西真实,便留了个心眼关注了她。她在仿佛孤岛似的逸其tag里独当一面,这让黄其淋蛮感动。她写的东西让他觉得太过熟稔,这让他好似跟敖子逸在别的时空再次相处。他觉得言语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感激,只是一直说她让他相信他们在平行时空过着童话生活。

他看完她写的东西每次都差点拨通电话去跟敖子逸说说话,可最终都只是差点。他看着电话还没点击拨通就怂了,他盘腿坐在宿舍里想他应该怎么说,而他又会怎么回,不知有何可怕的,却又怂得很彻底。他有时候想也许一步走下去可能真会有啥不同,12:25让他觉得他其实就差个勇气,但还差个勇气。

12:25:诶,爱真的需要勇气嘛

黄宇航一直拿不知道咋跟他们在久别重逢之后用恰当而不会太过的语气说话为借口说烦,并借此烦黄其淋,可黄其淋他自己其实也烦的要命。他翘着脚想了半天,好容易决定今天先把觉睡好明天再想该咋办,刚关上灯,眼还没来得及阖,楼上像拆迁似的开始闹腾。听起来楼上那个人半夜决定跟人玩摔跤,一蹬腿一踩地板儿,黄其淋生怕他一个不小心踹烂地板掉下来。

他的确想睡觉啊,天乍亮时楼上总算不再吵了,他长出一口气舒舒服服地闭上眼,门外忽然又来人狂敲门。黄宇航在外头扯着嗓子喊他决定了他要把那谁和那谁当成宋小宝和郭德纲,黄其淋原本迷迷瞪瞪的,这下真睡不着了,他一枕头直接抡门上,让黄宇航间接感受他的愤怒,一嗓子嚎起来,“日你妈你就给我叫,你把他俩当宋小宝郭德纲他们俩正眼看您我跟你姓!”

黄宇航没声了。

3、【12:25】

起来以后敖子逸发现昨夜下了雨。他掀开被子坐起来,打了个哈欠准备去给在外头拍门的助理开个门,喊了两句来了来了,又发现自己声音哑的跟鸡似的。

“老板你又咋啦?”应了门以后助理表情像个龙虾似的,“声音这么厉害,别不是感冒了吧?”

敖子逸耸耸肩表示自己一无所知,吃了蒸饺以后被迫裹着毛衣外套和厚袜子才得准出门,丁程鑫叉腰看着,跟审讯犯人一样。敖子逸一层又一层穿的还真像球,缩个脖子喝稀饭,跟小鸡真是一模一样。

敖子逸吸吸鼻子,还是觉得自个儿这样穿出去影响形象,脱了厚外套换了个薄点的,一个喷嚏打出来自我感觉好了不少,迈开大步子就跑,没跑出两米又被经纪人给抓住,贴了片暖宝宝在肚脐眼那位置。

出门下了雨,他撑着伞,还是被淋湿了。过到该去的地儿,黄其淋正好站在外头玩手机。他咬了咬牙走过去冲黄其淋打了个招呼,人抬起眼冲他挥了挥手,说你怎么了这声音。他笑着说有点感冒,便同他擦肩而过。

他走进棚里的时候YI妹子给他发了条私信。说她喜欢的一小男生刚跟她打招呼了,总不知道说些啥。他刚想回复,又不知道说些啥好。

12:25:那就……就胡诌呗。
YI:您跟我开玩笑呐!
12:25:唉姐姐诶我情感生活不丰富啊要不然你问他吃了没?
YI:哎哟你这小丫头
YI:算了我要做事了,期待您的更新/比心/

敖子逸收起手机就黄其淋捧着一碗面朝他走过来。敖子逸实在是想再说点啥,便举起手机朝他挥了挥。黄其淋就着氤氲的雾气去看他,他一时又不晓得该说些啥,心直口快便问,“黄老师,吃了吗?“

黄其淋捧着面:“……”

得了脑子烧坏了就憋说话了。丁程鑫一把把敖子逸抓了回去。

敖子逸在节目开始以后进入状态的很快。

他把这些都当作是不可避免的表演,活络气氛也好抛梗接梗也好。他脑子转得快,受导演组青睐,整个节目很快活了起来,来的嘉宾都一般大,玩得也开心,尤其是里头几个自来熟,节目结束了以后都相互扯起皮。丁程鑫明天才飞回重庆,干脆约上所有人说晚上去吃烧烤。黄宇航搭着丁程鑫的肩膀复议,几个人商量了会儿后约好时间地点后便鸟兽状散。

丁程鑫别过头去想找敖子逸回酒店,回过头就发现敖子逸靠着柱子在发呆,跟没电了似的。他刚想叫,黄宇航便捏捏他的肩膀,冲他指了指另一边正朝他俩走过来的黄其淋。

敖子逸靠着柱子,就是累,啥也不想说。他听得见丁程鑫问他要不要回酒店,他也知道自己挥了挥手说他再坐会儿。黄宇航跟丁程鑫又扯了两三句才不大放心地走,一步三回头的,跟大姑娘似的。

他没能像刚走的黑加白一样很快在节目间隙用只有他们懂得的一个又一个梗解开他与黄其淋之间的芥蒂。节目里他通常是手还没碰上黄其淋的肩膀便自个儿缩了回去,背在身后像是小学做了错事的小朋友。他把这事都怪他是魔蝎座。

今天天气不大好,早晨下了很大一场雨。城市里仿佛被乌鸦亲吻,乌压压摁下整个轮廓的阴影。他坐在柱子旁长条摆过去的石墩子上,搂着柱子发呆。红漆的柱子没让他感到暖和一点点,他灰色的头发湿透了黏在柱子上。

他闭着眼休息,听见有个人走近、停下、走远。等到脚步声他听不见,他便睁开眼。回过头去,那个高瘦的背影他认得出。脑子昏昏沉沉,他也没能去细细酝酿自己的情绪,唯一有感觉的是湿了的袖口与鞋子,这让他想起小时候去踩水洼,一踩一个准,把水溅上裤子与球鞋,脑袋上悬着一大颗乌云。

他打了个哆嗦后打了个喷嚏。站起来抖了抖脚决定回酒店去洗个澡。不经意一瞥,他瞥见柱子另一边有人压了瓶铁壶装的开水,他抱起来捂在怀里,暖和地让他迷迷糊糊的。他在路边打车回酒店去,车上随手写了点什么,昏昏沉沉地就摁了发送,手机一锁揣进兜里,铁壶里的水全进了肚子里。

4、YI

黄其淋发现敖子逸感冒了。

从他哆嗦着跑进大棚时就看出来了。他抱着面吸溜,敖子逸哆嗦地跟得了帕金森一样,还要冲他阴阳怪气地打招呼。他一不留神就把担心漫出眼底。

这家伙真是病得不轻。黄其淋想。那个时候他看着敖子逸靠在柱子上,像树袋熊一样不肯撒手。他那灰头发让人从上头往下看,还真跟树袋熊一模一样。他想跟他说回去休息对身体好,可刚想把手拍下去又不晓得这么做是干嘛。他踌躇片刻,把让助理备着的保温热水壶放在另一边,抬起脚小心翼翼地走远了。

黄其淋回了酒店以后就坐在大厅里等着,翘着腿玩手机。他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不时抬起头看着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一祖宗被人搀着走进来,两条竹竿腿直晃。他戴起口罩迎上去,扶衬着说我来吧,助理狐疑地看了看他,他一缩脖子又说算了,开了电梯等着祖宗上来。上了五楼黄其淋出了电梯,敖子逸和他助理往上走,站在电梯门口,隔着铁门板儿,黄其淋又皱着眉头咒了这鬼天气一次。

YI:天气糟糕死了!
12:25:肚子ehsjzosojwbdsjwieid哈哈哈哈哈
YI:???您发烧了???

5、12:25

敖子逸回酒店以后,差点神志不清地穿着衣服进浴缸里泡澡,穿好睡衣趴在床上,又差点从床上滚到地上去。助理看着这祖宗总算睡好了,拧好了热毛巾盖在他额头上,数着表等着。

等了差不多睡熟了十多分钟,他果不其然又听见敖子逸在叫阿黄了。他这个老板从小就容易发烧,睡下去就喜欢乱叫别人名字。刚出道那会儿冒着鼻涕泡泡儿就叫爸爸妈妈,呜呜咽咽地有时候还会叫阿黄。他也不知道阿黄是他养过的哪条狗狗,反正他爱叫就叫。

关了空调,助理走了。他给敖子逸关好门的时候外头的雨又开始下,沙沙啦啦的声音,听起来像摇篮曲。

而睡在屋里的敖子逸梦里梦见雨天他一个回头踩进水洼里,泥水溅到了黄其淋身上。黄其淋张着嘴瞪他,两人追追打打的,雨落到头发上。

6、YI

黄其淋有事没事就喜欢刷lofter,黄宇航不太能搞明白黄其淋这种老年人癖好,每次凑过去还护什么似的藏起来不让看。黄其淋被这样你来我往地瞄了好多次以后总算忍不住,直呼黄宇航的名字:“孙亦航。”

“啥?”

“你看航鑫吗?”

“不看,”黄宇航说,“丁程鑫看,有好玩的桥段他会跟我讲,大家笑笑就过去了。”

“没那意思也看?”

“这——”

黄其淋拍拍黄宇航的肩膀,说您也别惦记我看啥了,惦记点该惦记的。

他再次打开lofter,12:25私信里回复了他。她一小姑娘给他灌的心灵鸡汤有些好笑,但他也听进心里了。他把手机塞进兜里,搓了搓手说要出门去买点吃的。黄宇航要他帮忙带点东西回来一起吃,他回过头白了他一眼,“您晚上不是要吃烧烤么?”

“你不去啊?”

“不去,睡会儿。”

那谁都没去呢,看着多可怜。

7、12:25

敖子逸在房间里找了半天没找到外卖电话那张单子,打开门准备下到前台去问问,一拉门看见地上一大袋子外卖。

包的好好的,还热乎。

他扯着破铁罐嗓子嚎了一句,“一块儿吃呗!”

黄其淋从墙后边探出个脑袋假装路过,“哟,吃了没?”

“……”

他俩相顾无言,就互相看了看,然后都乐了。敖子逸嘎嘎嘎地乐,把门敞开让黄其淋进来,两人抱着皮蛋瘦肉粥先是聊些工作上的事,慢慢就扯到了生活。他说家里人一直在逼婚,另一个人喝了口粥死命点头说我也是,火烤的房间外边还是阴沉沉的天,好似很快就会下雨。

黄其淋把两根玉米从袋子里刨了出来摆在床边上。

8、

时间算是一晃而过。他把手搭到黄其淋肩上拍了最后一张合照,笑的桃花相映红。他还是没能跟黄其淋好好坐下来聊聊心事。

他憋着口气,差点就拍着黄其淋的肩说林墨先生,我想跟你说一说我的心事。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我从你还是黄其淋、还不戴眼镜儿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他这一段话早就打好了腹稿,每次都差点说出口。

差点哟差点。

他有时候对黄其淋说,他特别感谢黄其淋男士给他送外卖那一次感动了他这颗霸道总裁孤独的内心,不然他还要犟着不肯搭下脸来去跟他和好。黄其淋在小口喝敖子逸让人买的汤,挥挥手说别谢我,谢一个小姑娘吧。

敖子逸没听懂,又没敢往下问。

黄其淋翻翻手机,顺手又打开lofter。综艺结束他俩的确又吸了一批粉,tag里的气氛火燥燥的,特像2016年的夏天。

12:25私信问他卧槽我不是做梦吧,他也乐呵,学着小姑娘的语气说没做梦呢我快感动死了。让他觉得快活的是那么多的人写他跟他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不少人写的还不错。他们用各种方式吵架打架,认识见面,最后总在一起,搞得他有天抬头义正严辞地问敖子逸,“我们打一架呗。”

敖子逸揪了揪他自己灰色的头发,说您有病?

黄其淋眯着眼睛回味往事,生硬地扯开一时兴起的话题说你要是再留个锅盖头,保准大伙儿都哭得厉害。

敖子逸眼神恐惧,他说黄老师您没病吧那我这真是一锅了,还不锈钢色的。

他闭着嘴不说话了。

综艺结束以后他俩还保持着联系,阿西巴这位联系人开始霸屏短信界面。他习惯每天早上起来眯着眼顺着肌肉记忆给阿西巴打一句早安,有时候在机场等机,他会随便写点啥发上lofter,这不同于以往,许多人都给他评论。他跟YI总是聊些生活上的事,YI与他的小男孩好像生活美满,他把这归功于自己。有一天晚上耳朵里听着黄其淋的新歌,他一时兴起,忽然发了条私信给YI:“我到上海了,要不见一面吧。”

一发出去他就后悔了,后悔了还想到不能撤回。他在胸前画十字说阿门千万别答应,结果YI踌躇了一会儿后说“成啊,在哪见面?”这下敖子逸整个人天打雷轰似的,直接call黄其淋,说大哥您说说我……我们这种人去会面网友成不?

黄其淋看上去也在烦恼。他用忧郁的声音问回敖子逸,说你觉得呢。

“你觉得呢?”

“你觉得啥我觉得啥。”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去咯?”

“去个屁啊你不怕扯出一大串事儿?!”

“诶不是,那人的人品要是能够保证呢?”

“那去咯?当发个糖?”

“也不成啊,”敖子逸惆怅地说,“到时候被别人看到了对网友多不好啊。”

“唉,那选个没多少人的地方呢?”

“诶不是,现在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啊?”

黄其淋觉得没得谈了,他干脆挂了电话自己去思考。刚才脑一抽就给答应了,这鬼软件不让撤回这让他很不满意。12:25忽然要求跟他面基,这下好了,脑子一热答应了,到时候不仅是性别给人家小姑娘一个重大打击,这脸也多吓人啊。

敖子逸不晓得聊的好好的黄其淋干嘛忽然挂了电话,决定今日事今日毕,明日事明日再说,先写了答应别人的点梗压压惊。

9、

12:25:……去哪儿见啊
YI:去一条街那儿呗,就挺多吃吃喝喝的也蛮好玩的一个地方
YI:听得懂我说啥不,听不懂算了也成别见了
12:25:等会儿我好像知道嗷
YI:唉对嘞应该差不准,一家饭馆,绿色的招牌,名字叫奇异果饭店(1),百度上搜搜的到的
12:25:好,诶对了,真的要见面吗?你要是不方便可以算了
YI: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点都没有见吧见吧
12:25:诶好

黄其淋&敖子逸:唉。

10、

黄其淋拉了口罩走进最里头的包厢,愁云惨淡万里凝,这云都糊他脸上来了。

他想了想该咋跟人家小姑娘解释,咋想咋觉得不对,又觉得自己真是蠢怎么没想到不来。他坐在大桌正对包厢门那儿,背后左边右边都贴着画,花枝招展的,他这看上去像黑帮老大似的,门叫人给关好了,他戴着口罩,十指交扣。一推门准能吓死人。

希望12:25是个嗓门不大的小姑娘。

敖子逸哼哧哼哧穿好外套带上口罩才恋恋不舍地出发。他昨天特意给经纪人买了一桶烤鸡,说老大无论出啥事你都得记得我是爱你的。经纪人表情像吃苍蝇,说放心吧不会记得的。

敖子逸沉重地迈着步子走向餐馆,推门照着YI要他念的那一串诡异数字对一服务生念,那服务生了然地点了点头,领着他走到一条小道上,在一关上了的门前叫他推门就行了。

他戴好口罩敲了敲门,然后拧开门。

门后边坐着个全身黑的男人。敖子逸摘下口罩,把帽子撸下来,关上房门。

他对上黄其淋的眼睛。

Fin.

(1):这个餐馆是不存在的,百度上搜不到,我没去过上海。

评论

热度(232)

  1. 徐图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太好看啦,给自己收藏
  2.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3. 0224次心动🈚️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喵喵喵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3.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4.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